International WingTsun association

国际咏春总会

 

    国际詠春总会由梁挺博士创立,梁挺博士为叶问宗师晚年所收的封门弟子。七十年代叶问宗师仙逝后,梁挺博士凭个人之力将詠春拳发扬至世界各地并创立国际詠春总会。
 

    国际詠春总会是世界上认可度较高的武术组织之一,遍布全球65个国家,支部达4000多个,门人弟子近200万。梁挺詠春拳简朴使用,被西方认为最具实战的中国功夫,世界各国军队特警和特种部队将其指定为搏击主修课程,如美国海军陆战队、FBI,德国SEK及GSG9,法国RAID,意大利NOCS,卢森堡GIP,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反恐特警队,匈牙利陆军部队,埃及空降特种部队等,学习詠春拳不是军队警察和搏击高手的特权,因我们所教授的是最原始纯正的功夫。

  •        梁挺宗师乃“国际咏春总会”创办人。梁宗师文武兼修,于1973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获中国及英国语言文学学士学位。因其成功地建立了咏春武馆的体系并将之推广至世界各地,故于1979年,获美国哲学系博士衔。及至1997年中,又得保加利亚国家运动学院授予“搏击艺术客座教授”荣衔。

           梁挺宗师13岁开始研习咏春拳,20岁时,更得叶问宗师收为封门弟子。梁氏毕生致力于发扬咏春拳术。目前,其一手创立的国际咏春总会,已遍布世界各国。其支部达美、加、澳、纽、东西欧、亚、中东、日本、韩国等超过65个国家,有四千多个支部。光是德国一地,已拥有一千六百多间武馆。三十年来,曾于各国之国际咏春总会研习咏春拳的门人已逾一百万,成为国际武坛中最庞大的独立武术团体。

            其武馆事业发展速度虽接近奇迹,唯梁教授从不以此自满。于此30年来,梁教授对咏春拳法及传授方式的研究,从无一日间断。近年,除对传统咏春拳法更精益求精外,更创立了各种简短特别课程以应某些特别人士需要。如:特种不会训练课程、一般防卫队课程、一般警队课程等等。现时多国执法或防卫机关、如:美国海军陆战队、联邦密探队(FBI)、德国SEK及GSG9、法国RAID、意大利NOCS、卢森堡GIP、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印度反恐怖分子特警队、匈牙利陆军部队、甚至埃及空降特种部队、独联体FBI等武术教练,很多都是梁氏之徒子徒孙,或着曾跟随过梁的门人习艺。甚至颇多世界级的武术高手,以及数以百计的柔道、举重、摔跤、搏击等冠军及奥运会金牌高手,均投于梁挺教授门下,成为梁挺咏春拳系的中坚分子之一。

             此外,梁氏亦为著名电影武术指导,自1967年至今,他曾策划及执导超过二十四套电视功夫剧集及六套功夫电影片。由于他对中国武术和中国文化都具有深厚的认识,他的专长遂使他成为许多中、外电视及电影制作公司的顾问,制成多类有关功夫、气功和一些特异功能,如:魔术和千术等的节目和文献。梁教授也是首位被邀往印度执导功夫片的中国人,在1998与1999年间,他曾两度被邀往印度教授国家警卫队特警。其间,他亦获邀在印度孟买和南部一些城市执导一部名为《大宗师》的电影。

           1978年,梁教授出版了第一本关于咏春拳源流的书籍,初版在四个月内售罄,他更收到成千上万封寄自世界各地的信件,要求加印。读者热烈的反映促使梁挺决定著作更多有关功夫的书籍,不但是咏春拳,亦有中国其他门派功夫的著述。迄今为止,梁教授的作品已超过50项,包括咏春拳和其他功夫的武术书籍及武术录像带。其中大部分已有中、英文版本,当中有小部分关于咏春拳的更被翻译成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匈牙利文、和南斯拉夫文。年前,梁氏开始在香港最畅销的《东方日报》撰写咏春拳术专栏;笔法别树一帜、通俗中不落俗套、诙谐中深具武学哲理。大获读者好评,掀起咏春拳术热潮。

              时至今日,梁挺宗师每年都会择时在西安支部开展种子教练班,在线梁挺咏春拳术馆教授拳术、指导工作,致力于将咏春拳在中国大陆的传承与发展。数年来,在西安支部培养出多名合格的咏春拳教练,同时吸引更多有志之士,将我国国术竞相开放。

  •       叶问(Yip Man,1893年10月1日—1972年12月1日),一代宗师,广东佛山南海桑园人。叶问入选世界咏春拳第一人。祖籍为广东南海罗村镇联星潭头村人,其父亲因避“红头军”之乱,才搬往南海县佛山桑园居住。在七岁时,便拜师入陈华顺门下。十六岁那年,叶问远离南海县佛山,赴港求学,就读于圣士提反书院。后随梁壁学武。1950年赴香港,在港九饭店职工总会内传授咏春拳术,从而一举成名,成为真正的武术家。

        1949年,叶问来到香港,由好友李民之推介,认识饭店公会理事长梁相,梁相也是武术爱好者,可说是武林中人,曾习龙形摩桥,得知叶问为咏春拳陈华顺门人,即行拜师学技,并请叶问在九龙深水埗大街的饭店公会公开传授,当时除李民、梁相外,尚有骆耀以及其外甥卢文锦等,不到十人,而李民与叶问早已是世好,可说是亦师亦友,以后有叶步青、徐尚田......等相继投入,由于求技者日渐增加,当时投入学技的,以九龙巴士同人为最,由于求学咏春拳技连绵不断,为了有更大的空间和场地,叶问再三迁换场地于九龙利达街、李郑屋村、九龙兴业大厦,并分出晚间若干时段,到香港荷李活道执教,使咏春拳技推遍九港九每个角落。

        传统“穷文富武”,武术必须言传身教,一位名师一辈子最多带出数位子弟。据梁挺口述,当年叶问拜陈华顺为师求学咏春拳的学费是十二两黄金(折合为当前50~70万人民币)。一般是师父教育子弟从架子到意境一个或一整套动作后,才传授心法,这个“心法”包含了对这个动作的总结和核心要点提示,一整套武术从上到下从外至内,修习过程浅则十年八载,深则三五十年,为常数。往往一套近乎完美的武术,须经历几代甚至十几代人挚诚传承,才得以成就。

     

     

     

       叶问,作为旧式世家子弟,得以承传。及至后来流落香港,所收门徒遍及各阶层,上至官绅、下及平头百姓,为适应和惠及众人,遂将原来博大精深的“心法”(譬如双龙夺珠、神龙摆尾、白鹤亮翅、饿虎擒羊、燕子抽水……)拆改成一个个简单通俗的动作名称,如摊、掌、膀、伏、抌、捶等,让咏春拳以最显浅明了、通俗易懂的方式,在香港传扬开来。

     

     

     

       不过,叶问教拳,有其语言局限,叶问本身是南海(南海县)人,所持广东话为土粤音,与潮州音有语言沟通上的困难,所以是“连潮州人都不教”的。叶问秉持传统思想、不单纯追求名利而教人;所教之徒,必尽力让其通透明白,才得以修业。即便此,叶问在港授徒,仍然秉持“教拳、教马、教步”的渐进阶段过程,每个阶段浅则三五年、深则十年八载、甚至终生不授。及此,叶问的早期子弟,不乏有接受现代高等教育之人,更是使用现代教育思想和语言,将咏春拳逐步传扬开来。

     

     

     

       尽管如此,如果只道听途说各种动作招式名称,而没有在叶问或其门徒身边言传身教、恒常修习、浸淫其中,亦很难以掌握其真传。其中李小龙就是一个例子。李小龙虽随叶问修习,但未学到咏春之马和步,与咏春真功相去甚远。更毋论其他打着“咏春”、“传统咏春”、或者“叶问系”等幌子招摇之人,其所持功夫,目测便只有杂耍、游艺之技了。

     

     

     

       所谓,嫡传、亲传、真传、秘传无数,遗传、谣传遍地,真全难求。

     

     

       问公积极发扬咏春拳,在短短二十二年(五零至七二)之时间,不但在港澳台地区把咏春发扬光大,封门弟子梁挺更将咏春种籽散落到世界每一角落,使咏春之果实牢牢散播于世界各大国家。叶问生前培养出之人才如梁相叶步青招允李小龙骆耀徐尚田梁挺黄淳梁卢文锦 何金铭……等一班出色之弟子,分别都能继承宗师遗志,把咏春拳进一步发展,故宗师逝世后,咏春门人,一致推崇他为咏春派一代宗师。一直以来,咏春拳都只有少数传人。而叶问在港传技20余年,这情况才有所改变。

     

     

     

       上世纪60年代,李小龙赴美国发展,逐步成名,通过电影将咏春拳传播至世界各国;叶问的弟子梁挺,更是凭着咏春真传,成传扬咏春拳的一代宗师。

     

     

       此外,在叶问个人兴趣方面,每日随三、五弟子或好友在茶楼饮茶,偶尔也来几圈卫生麻将,除此之外,仲夏之时,叶问更是喜欢参观斗蟋蟀,其原因是广东的蟋蟀非常勇猛善战,不像台湾蟋蟀,相斗即定输赢。因此两蟋蟀斗下来,可以大战数十回合,更有蟋蟀的腿都打断了,仍然勇猛搏杀,比起擂台大战,更为过瘾。除了斗蟋蟀,斗狗也是所好也,至于叶问观看斗狗,多是与另一武林高手共往参观,他就是蛇形刁手梁家芳师傅,他与叶问同是武 林中好朋友,也是同乡,可说是深交。

     

         叶问晚年后期收授梁挺为弟子,将当时“咏春体育会”班徒交与梁挺继续教授并委以咏春体育会总教练职务;及后由梁挺所发展出来的国际咏春总会,发展遍布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4000多个支部,子弟门人近200万之众,蜚声国际、载誉全球。